blue

【Elsanna】Snow Queen-14

Panadaemonium:

Chapter 14


 


回程比来时快得多,Anna本来骑术不错,又有Elsa作陪,一行人轻装简行,快马疾驰。比起皇宫里憋屈的日子,Anna真想感叹一下——这才是生活嘛!


 


“我想其中很大程度是因为,没有老师,没有课业,对吗?”晚间,他们在一处小树林里休息,Elsa听了她的感慨以后如此笑说。


 


Anna不好意思的摸摸鼻子辩驳道:“是因为和Elsa在一起才这么开心的,如果能和Elsa一起的话,就算上课我也愿意的。”反正Elsa一定会帮我的。


 


Elsa无奈的摇了摇头。


 


她们围坐在火堆旁,Elsa的亲卫们各自分工搭起帐篷,分拣干柴,准备晚餐。小股部队在外面一切从简,就算是有天大的架子,条件所限之下也是摆不出来的。


 


Elsa看见Anna跃跃欲试的帮火堆添柴,忍不住说:“抱歉,今晚要委屈你睡帐篷了。”


 


“不不不,不会委屈,我们一路行军过来我还睡马草车上咧,而且其实我挺喜欢睡在外面的,还可以看星星。”公主殿下真诚的说,不知道这是否能让爱操心的元帅稍微放心一点呢?Elsa看上去倒的确是心情不错的舒展了眉头,只是嘴上却仍责备:“你总是不该这么鲁莽的跑出来的。”


 


“明明是你骗我!”


“我哪有骗你?”


 


“议会上那个将军问我要不要派你出战,你明知道我在走神什么都没听见还骗我点头!”


 


Elsa笑了笑:“谁叫你在议会上走神呢?”


 


Anna呆呆的看着她:“Elsa,你笑起来可真好看,为什么不多笑笑呢?”


 


闻言,Elsa脸上的笑容就是一僵,她又露出一个无奈的表情,那并不能算是在笑,却也……并不悲伤。只是带着淡淡的薄愁,仿佛尝透了千愁百绕,也看惯了人世炎凉。


 


也因此,她什么都不在意了。


 


她垂眸盯着自己的手套,军服手套也带着峥嵘的气质,笔挺的包裹着纤长的手指,她倚坐树下用一只手把玩着自己的另一只手,仿佛入了迷一样。


 


她没有再说话,于是Anna也就没有追问了。


 


能这样和Elsa待在一起的机会,于她而言,就像是追回的儿时的梦想。


 


就算什么都不说也好,她叹了口气,就这样和Elsa待在一起就好。


 


******


 


两人的帐篷分别位于整个营地中最远的两端,这件事是在临睡之前Anna才发现的。她为此耿耿于怀了很久,以至于很晚都没睡着。想要爬起来问值夜的卫兵要点水喝,她揉揉眼睛钻出帐篷,却一眼,就看到了——


 


是Elsa,Anna绝不可能认错她,她独自坐在远离营地的高坡上。


 


值夜的卫兵们见到Anna都打起精神向她问好,Anna就问其中一人:“Elsa在做什么?”


 


那卫兵想了想:“不知道,夜观星象?”旁边的人笑着骂他白痴,Anna从这边望过去,只觉得黑夜之中她就像个灯塔,虽然没有发光却忍不住吸引她前去。


 


Anna公主向来受不得引诱,只不过挣扎了三秒钟就拔腿去了。


 


越往北,秋风越是寒冷。这高坡上已经没有多少仍倔强顽强的野草了,裸露的石头嶙峋的垫在脚下,总让人磕磕绊绊走不平稳。Anna还没有走近,那人便回过头来。


 


“Anna,怎么还不睡?”她的声音有一些低哑,长发难得没有绾得一丝不苟,全部披散在身后,被夜风吹得不住飘摇。


 


Anna有一种非常奇异的感觉,就好像这样的Elsa不是与她十三年相逢不语,而是和她从小一起长大的,亲切的姐姐一样。


 


她对自己似乎是不同的,这样的认知让她感到些许甜蜜。她走过去坐在Elsa身边:“你也是啊,为什么不睡?”


 


Elsa沉默了一会,取下自己肩头的大外套披在Anna身上,Anna拒绝道:“我不冷,你应该自己穿上,你的手那么冷。”


 


“我不怕冷。”她淡淡的说着,用大衣将Anna裹起来,一颗一颗的扣上扣子。


 


“我不太喜欢睡觉,之前睡得太多了。”


 


Anna任由她摆弄着自己,鼻端嗅到浮动飘渺的暗香,犹如记忆中一般动人:“Elsa,你也不喜欢说话。”


 


正在为她系上腰带的手顿了一下,便接着灵活的将带子绕来绕去,打上一个漂亮的结:“没什么好说的。”


 


“可是你跟我说话。你跟他们,几乎一句话也不说,除了向你的下属传达命令,你惜字如金。”


 


她似乎是想问,你对我是不一样的是不是?似乎又感到,Elsa将会说,我对你是不一样的。她们坐得那么近,彼此能够隔着衣服挨到对方的手臂,但呼呼风声里,一些细微的声音却又被模糊成仿佛自己的臆想。


 


她似乎听见Elsa说了一句什么,却又似乎什么也没听见。


 


Elsa起身说:“快回去睡觉吧。”转身走了上去,夜空浩瀚里,全是悬天垂挂的星河,如同天火一样镶嵌在深蓝的天幕里。


 


Elsa就走进这样的星河中,如同走向遥远的归途。


 


Anna忙不迭的爬起来追上去:“Elsa!他们为什么要用武器指着你?在平原上作战的时候,督战队为什么全部用武器对准你?”


 


她话一出口就恨不得狂风把话再刮回自己嘴里,然后她会连土和草根一起咽下去,可是她背风而喊,那些话清清楚楚的被送到了Elsa那里。


 


那位元帅立在星夜之下理所当然的说:“因为我很危险。”


 


“为什么?”Anna想,算了吧,蠢话不在乎说的是一句还是两句,反正看样子Elsa也不会和她一起看星星了,干脆问个清楚:“就因为你会魔法?”


 


两人之间隔着两三米的距离,还有烦人的风,Elsa似乎摇了摇头:“任何一件武器,如果能够轻易的毁灭一座城池,都应当被严密的监管。而如果是一个长着双脚会到处跑的人,就更应该了。”


“可是……是你啊Elsa,你是……你是公主。你是元帅,你是爸爸的女儿。难道他不相信你吗?”


 


风越来越冷了吧?Elsa看了看远处营地的篝火:“作为一个皇帝,他不应该相信我。”


 


“你也是,Anna。作为一位女皇,你不该将国家的利益和人民的性命赌在对任何一个人的信任上。”


 


TBC


 



Yutaa:

呀,撒西不理。最近开学比较忙呀,来张傲娇凛的图片治愈一下吧~o(〃'▽'〃)o